中国足球改名风暴成社会聚焦 球迷文化如何守护_1

强执行,股权转让保队名强执行,股权转让保队名

  中国新闻网1月16日报道,牵动全国亿万球迷的“足坛头脑风暴”,至今已掀起一月有余。

  当速度与激情的代名词、充斥着荷尔蒙的中国足球,有朝一日玩起“文字游戏”,这场由中国足协发起的球队名称非企业化变更,不仅让处于休赛期的职业联赛再度喧嚣,也同样成功出圈,被全社会视线所聚焦。

  洛阳龙门、北京国安、山东泰山、广州城和广州队……其中,不乏略作改动便成功上岸的幸运儿,但从林林总总的消息中却不难看出,改名的背后有剧变、有无奈,有投机,也有执着。

  强执行,股权转让保队名

  根据中国足协推出的俱乐部名称中性化政策,俱乐部名称中不得含有俱乐部股东、股东关联方或实际控制人的字号、商号或品牌名称等,新的俱乐部名应该健康文明,体现地域传统文化、人文精神、俱乐部理念。

  若将问题一分为二,摆在国内各大俱乐部面前的首要难题,恐怕普遍都是政策的第一段落,即“不得含有俱乐部股东、股东关联方或实际控制人的字号、商号或品牌名称。”

中国足协公告。中国足协公告。

  过去二十余年,中国足球推动职业化进程的背后,离不开诸如国安、建业、鲁能等企业的稳定投资。而今随着中国足协的一纸令下,改名迫在眉睫,与之伴随的却是情感上的难以割舍。

  上海申花是中超俱乐部中唯一可以保留“老字号”的球队,虽然名称中的“绿地”字样按规定必须去掉,但对于球队和球迷而言,已是最佳结局。

  相比之下,北京中赫国安和山东鲁能泰山两支老牌劲旅,却在改名上面临不同的抉择。前者不仅需要去掉“中赫”二字,就连已被球迷口口相传二十余年的“国安”也不能保留。

  北京球迷坚守“国安”二字。

  出于照顾球迷情感的考虑,俱乐部方面曾向中国足协申请保留“北京国安”字样,不过被驳回。而据国内媒体报道,在继续提交延期申请后,北京中赫集团也正在谋求全部收购中信所持俱乐部股份,让“北京国安”留在工体。

  长春亚泰的情况和国安相似——他们第一次上报的名称被足协认定为不符合规定,不过据最新消息,亚泰已经完成了股权转让,长春嘉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100%控股长春亚泰足球俱乐部,如此一来“亚泰”二字便能保留。

  北京国安的捍卫之路仍扑朔迷离,山东鲁能改名山东泰山的过程也历尽波折。1994年中国足球职业化元年,山东队就以山东泰山的名字征战甲A联赛,此后俱乐部数次更名,“泰山”都在名称中。

山东鲁能更名公告。山东鲁能更名公告。

  但1月11日,山东鲁能发布公告,俱乐部首次提交的中性名“山东泰山”却未能通过中国足协审核。原因是俱乐部新股东济南文旅发展集团,持有“山东泰山健康科技有限公司”49%的股份。

  所幸济南文旅方面早已经做好各种预案,于是在一天之内其持股的“泰山健康科技公司”迅速完成更名,这也为鲁能再次以“泰山”名称上报足协扫清的障碍。

  一“人”一“城”,中国足球文化何在?

  面对俱乐部中性化名称改革而引起的声声舆论,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曾表示:“我们需要长期稳定的地域俱乐部,培养更健康的俱乐部文化。我觉得天山雪豹就很好,有新疆文化。不要总是FC,我相信我们足球是有文化的。”

  陈戌源话音未落,“点名表扬”的新疆天山雪豹便因全资控股的新疆天山雪豹商务酒店有限公司不符合规定,被球队对外出售酒店全部股份……另一边,河南建业改名洛阳龙门虽符合足协规定,却引起球迷情绪强烈反弹被迫修改。 

  一“人”一“城”,中国足球文化何在?

河南建业公告。河南建业公告。

  更加事与愿违的是,不知是时间紧迫亦或其他原因,目前传闻中或是已经敲定的队名中,却充斥“队”、“人”、“城”,这与足协倡导的体现“地域传统文化、人文精神、俱乐部理念”似乎略有违和。

  据《足球报》报道,目前,河北华夏幸福正在积极运作“河北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的注册,在此之前,广州足球俱乐部已经注册成功,而江苏队也使用了“江苏队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的名称,深圳佳兆业的“深圳市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在此前就已经注册。

  如此,未来的中超,将拥有广州队、深圳队、江苏队和河北队四个以地域名称兼俱乐部名称的球队。除此之外,与恒大同处广州的富力更是宣布更名为“广州城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与广州队仅一字之差。

广州富力公告。广州富力公告。

  加之未能通过足协初审的青岛黄海,极有可能选择呼声较高的“青岛人”作为备选,以及2019年年初更名的“大连人”,竞技体育中传颂的“一人一城”的柔情故事,放在如此语境之下,看起来却有几分尴尬的意味。

  尽管各家俱乐部在改名过程中都有各自的思量和预期,但传闻中的广州蓝狮、河北竞冀等代表俱乐部文化特色的名称未能与球迷们见面,确为此次中性化名称改动的遗憾。

  擦边球?几家欢喜几家愁

  对于球队而言,找到一个代表地域文化,同时又彰显球队特色的名称似乎并非难事,但诸如武汉卓尔、青岛黄海的更名,不仅没能通过中国足协的审核,反倒因其“打擦边球”的行为,遭受诸多非议。

  据媒体报道,武汉卓尔首次申请更名为“武汉众邦”,但据公开资料显示,卓尔是湖北首家民营银行众邦银行的大股东,卓尔控股董事长阎志,还是众邦银行的董事。因此,这一明显有违规定的新名称不仅没能通过足协审核,还被球迷笑称,第一次的改名可能是给企业打个广告。

  青岛黄海俱乐部坚持以原名称上报时表示,青岛地处黄海之滨,是国家重要的现代海洋产业发展先行区,黄海体现了俱乐部的地域特色,其实是一个标准的中性名。

  不过,黄海俱乐部股东之一是青岛黄海健康产业集团,占股比例为27%。此外,第一大股东深圳市衡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旗下也有两家名字中带有“黄海”的企业。 在山东泰山需要进一步调整的情况下,青岛黄海没能通过足协审核也是意料之中。

  值得注意的是,上海上港俱乐部所提交的“上海海港”名称获得足协审核通过,并完成在工商部门的名称变更手续。但外界有人认为,更名后的上海海港俱乐部名称仍能以“上港”作为简称,因此质疑上海上港是在“打擦边球”。

  不过,据北京青年报报道,由中国足协与各领域专家代表组成的“俱乐部非企业化名称专家审核工作小组”自成立以来,一直在具体工作中保持中立,其各项程序的落实既没有受到来自中国足协内部或任何一方的干预,亦没有超出规则范畴,因此不可能存在暗箱操作。

  等待中国足球“集体更名”大结局的过程里,还将有更多名称逐一浮出水面。众口固然难调,但更希望是这段成长阵痛期,能留住一些人,一些他们的记忆,以及中国足球迫切需要守护的足球文化。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