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爆体育:《天书九卷》妖魔情未了—是夜,骊山有雨

        过了宁山环,是一片矮林,这个时候雨已经停了,影影绰绰的我看到一大片坟地,心里不由的发毛。

  “姑娘,还有多远啊?”

  “此处是落魂岗,出了宁峡路,再穿过一片密林,就是荒冢了,旱魃就在那里。”

  果然,不到一刻钟,就看到一片密林,说是密林,却又不是林,因为这些只是树的尸体,树木早已枯死。

  说起来,这骊山很是奇怪,以落魂岗为界,那边树木郁郁葱葱,这边死气沉沉,寸草不生。看来这旱魃还未成气候,心里不由大定,脚步也稳了许多。

  “仙师,你先在此等上片刻,待我将旱魃引出来,你看准时机将他契印。”

  桃精说完,也不等我回话,径自朝荒冢而去。

  背影袅袅,莲步款款。

  我远远的看着,桃精停在一个洞前,高声唤道:

  “情郎,小桃来看你了。”

  我一听,心中惊怒交加,好一对奸夫淫妇,竟然是骗小爷来送死的。

  立马就要转身开溜。

  这时,“吼……”一声嘶吼传来,震的我耳膜生疼,脚下不稳,一屁股跌倒在地。

  心如死灰,这下玩完了,旱魃可是高阶妖灵,可不是我一个见习契印师能对付的。

  我回头看去,只见一个高大壮硕的身影从洞中走出,尽管看不清面目,但我脑补了他那张凶神恶煞的脸。

  好吧,今个小爷认栽了。

  旱魃一出洞,四下扫视,目光如炬,我想他肯定已经发现我了,因为我身上感到一阵莫名的压迫,无法动弹。

  “情郎,看我今天给你带来了新鲜的食物。”说着桃精朝我一指。

  “吼,”又是一声嘶吼,我心里一阵发寒,该死的桃精,竟然用美色迷惑我前来喂他的情郎,这货也能当情郎么。

  旱魃那令人发恶的脸逐渐清晰起来,因为他正朝我走来,嘴角还挂着垂涎。

  我早就吓得面无人色了,只能等死。

  就在旱魃离我不到十米的样子,一声娇呵从后面传来,“瘟煌阵,启。”

  一种欲滴的绿光从天而将,罩在旱魃的头顶,旱魃一下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打懵了,愣了一下,似乎不敢相信。

  这个瘟煌阵好像伤到了旱魃,只见他身影踉跄,转过身去,一声怒吼。

  “吼!”

  “仙师,就是现在,契印。”桃精急呼。

  我早就被这一变故惊呆了。听了桃精的高呼,下意识的翻开契印书,却怎么也念出一句咒语。

  结结巴巴,语无伦次,情急之下我朝自己狠狠扇了几个耳光,好吧,其实我早想扇自己了,太不中用了。

  旱魃走到桃精面前,俯下身,面目狰狞,又是一声怒吼,似乎在质问桃精。

  桃精娇小的身影,在旱魃魁梧的身躯面前,像一朵被摧残的花朵,摇摇欲坠。

  “情郎,已经够了,我们一起共赴黄泉吧,希望下一世我们还能遇到,那时候,我一定先找到你。”

  旱魃那凶恶的双眸,竟然流出来泪,他抬起爪子,十指如刀。

  我不由大急,念了一半的咒语,又凌乱了。

  眼睁睁的,看着旱魃的爪子落下,我心里一紧,不忍去看。

  旱魃的爪子却不是抓向桃精,竟硬生生的掏出了自己的心,捧在手里,献宝似地递到桃精的面前。

  此刻的桃精,早已泪流满面。

  “你是说,你的心没变么?我知道,我都知道啊,可是已经够了,我累了,我们一起走好吗?”桃精伸出芊芊玉手,抚摸着旱魃的脸,满眼温柔。

  旱魃朝天一声嘶吼,仰面倒下了。

  此刻,我的咒语终于念出,一道氤氲的光,罩住了旱魃,光影中,旱魃的身影越来越模糊,桃精还在死死的抓着旱魃,终是抓空了。

  桃精哭的梨花带雨,我一阵虚脱,这真是峰回路转,都把我绕晕了。

  我静静的坐在桃精的旁边,听他讲述。

  原来,这个旱魃就是小露的父亲。

  三年前,小露的父亲上山砍柴迷了路,误入桃花林,遇见了桃精。两人一见钟情,怎奈何人妖殊途,何况小露的父亲已婚,娶得还是村长的女儿。可是爱情就是有一种魔力,让人欲罢不能。在错的时间遇上对的人,本身也是一种缘分,也许少的只是一点勇气。

  小露的父亲,自那以后便时常去桃花林。时间久了,不光是村长,连村里人也起了疑心,于是村长派人跟踪他,看到了桃花林里的桃精。

  村民跟村长如实相报,村长大怒,带人烧了那片桃花林。

  桃花林里本有阵法压着桃花瘴气,被村民一通乱搞,误打误撞破了阵,瘴气四溢,进桃花林的人都死了。

  小露的父亲,见到倒地的村民,心里满是愧疚,却又心生怨恨,因为桃林被毁,桃精也奄奄一息了。

  恰在此时,一个契印师路过,救了村长,其余的村民却因为入林太深,救不活了。

  那个契印师心地善良,没有契印桃精,倒是救了她一命,谁都没注意,小露的父亲吸入了桃花瘴,又心生怨恨,竟异变成了旱魃,其实他已经死了,在他跑出桃花林想救村民的时候已经死了。

  契印师救回了村长就离开了。

  村长见自己带去的村民都死了,不好对村里人交待,便把一切推到了契印师身上,说是契印师大战桃精,战斗中误杀了村民,自己因为站的远才得以幸免。村民朴实,因为都见过那个契印师,于是便信了村长的话。

  村长怕事情闹大,便统一口径,对外一致说,死去的村民是去彤城打工了。

  桃精醒来,知道事情原委,没有报复村子,只是把小露的父亲送到了荒冢,不成想,小露的父亲成了旱魃,所处之地寸草不生,而且骊山久旱,再也没下过雨。桃精便施法,护住了落魂岗以西的山林,时常损失自己寿元布雨骊山。

  一晃三年,旱魃的法力越来越无法控制,桃精已经力不从心了。

  她担心自己死后,旱魃会失控,于是有了与他共赴黄泉的念头。

  恰在此时,我的出现更是坚定了她的想法。

  听完这一切,我不由的一阵唏嘘。

  真是造化弄人啊。

  离开骊山后,我时常寄一些糖果给宁麓村的小露,以他父亲的名义。希望她期盼父亲的梦不要醒过来。

  因为桃精的主动契印,我的入门试炼成绩优秀,现在已经正式成为了契印师。

  有时候我还在想,那个路过的契印师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契印师难道不是契印妖灵维护世界和平的么?可桃精那么善良,宁可损失自己的寿元为骊山布雨,这样的妖灵,到底该不该契印呢?

  这个时候门打开了何樽师兄走了进来,脸上挂着慵懒的笑,朝我扬了扬手里的酒葫芦。

  “子车师弟,听说彤城最近,有条白螭闹的很凶啊,师弟有没有兴趣走上一趟?”

  “何师兄的消息果然灵通,那师弟就奉命前去走上一遭。”

  何樽师兄淡淡的笑了笑,转身而去。

  在他出门的一瞬间,衣摆被风扬起,他的衣服下摆处分明印着了一朵桃花。

  是夜,骊山有雨。

  PS:最近在玩天书九卷,桃精是游戏里的妖灵,只有雨天的骊山,才有的刷。地名都是游戏里的,秦珊珊和小露都是宁麓村的NPC,点到秦珊珊,她会说:“唉,小露他爹在外乡遭了祸事,尸首都没有回来,我和小露该怎么办啊,小露越长越大,终有一日我瞒不住她。”。点到小露,她会说:“阿爹去彤城了,他说啊,等赚了钱就带好多吃的回来给小露。”村长叫秦安奉,都姓秦,就安排他做了小露的外公背黑锅。何樽是师门里的NPC。而我是,52服破劫镜的子车伟遥。

  《天书九卷》 ——广州暴雨网络出品,是一款3D回合制仙侠类RPG手机网游。游戏中你将欣赏到优美细腻3D场景、收藏那千百神宠坐骑妖灵,体验到激烈震撼打斗节奏、畅 游于扣人心弦精彩剧情。乱世、冒险、阴谋、人与妖灵的共存或决裂,手游界最强仙侠传奇即将拉开序幕,一段奇幻的神秘之旅等待你来开启……

更多相关游戏信息请关注:《天书九卷》爱游戏官网

看手游新闻,就在爱游戏网!

多玩游戏网天下足球网天吉网天天直播天齐网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